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9年-2000年)

1999年收购中美能源公司,国际飞安公司和企业主管飞行公司的规模和实力位居全球同行最前列。

2000年和赫伯特·阿伦一起勒令可口可乐公司董事长道格拉斯·伊维斯特辞职。自2000年起,通过拍卖共进午餐方式,为格来得基金会募款。

1971年中美能源的前身CalEnergy公司作为北美地热能源发展商而成立,在80年代CalEnergy主要开发地热能源,1992年新的管理层修改了发展战略,把业务拓展到其他的能源和全球市场。

1996年CalEnergy收购英国大型天然气和电力零售服务公司North-ern Powegrid。1998年收购美国地区能源提供商中美能源公司;1993年改组为中美能源控股公司。

1999年10月24日,巴菲特和沃尔特.斯科特、大卫.索科尔等人签约一起收购中美能源控股公司(简称中美能源),伯克希尔投资12.4亿美元购买普通股和无利息可转换优先股,获得9.7%的投票权和76%的公司权益。

其余股权由沃尔特·斯科特,和两位经理人大卫.索科尔(Dave Sokol)与格雷格·亚伯分别持有。斯科特作为董事,控制86%的投票权,索科尔为公司CEO。

如此安排的原因是,美国公用事业控股公司法禁止伯克希尔取得公用事业公司超过10%的控股权。该笔交易在2000年3月14日完成,中美能源继续作为独立公司运营。

① 2000年巴菲特买入3546.4万股,每股35.05美元,总价12.4亿美元。

2000年中美能源的每股收益约为2.59美元,买入价格对应的市盈率为13.5倍,每股净资产约34元,市净率约1倍,净资产收益率约8%。

另外伯克希尔投资4.55亿美元购买中美能源的不可转换信托优先证券,年利率为11%。

② 2002年,伯克希尔又以购买股份和次顺位公司债的形式,提供资金帮助中美能源收购了两个天然气管道公司,运输能力占全美的约8%。

伯克希尔以每股60美元购买了670万股股份,共4.02亿美元,另外购买了12.73亿美元的次顺位公司债,年利率为11%,加上2000年购买的4.55亿次顺位公司债,共持有这种高息债券17.28亿美元。

这次增持后,伯克希尔持有中美能源83.4%的股权,把公司期权算入后持股比例为80.5%。

2002年,中美能源的每股净利润为7.2元,每股净资产为43.6元,净资产收益率(ROE)为16.6%,60美元增持价格对应的市盈率为8倍,市净率为1.3倍。此次收购使得中美能源的每股净利润由2001年的3.1美元提高至2002年的7.5美元,净资产收益率和净利润都有显著增长。

③ 2006年3月,中美能源买下PacifiCorp时,伯克希尔以每股 145美元,买下2326.8793万股中美能源的股票,出资额为33.74亿美元。当年,中美能源的每股盈利为12.3美元,每股净资产约为103美元,145美元的增持价格对应的市盈率约为12倍,市净率约为1.4倍。

此次收购完成后,中美能源的净利润大幅增长,2006年的净利润比上一年增长了62%,每股净利润从12.3美元增长至15.8美元。

《巴伦周刊》在1999年12月27日刊登封面文章《Whats wrong, Warren?》(沃伦,你怎么了?),随后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下为1999年巴菲特的太阳谷演讲:

“我现在要讲股票价值分析,我不准备谈论如何预测下个月或明年的股市走势,价值分析并不等同于预测。”

巴菲特如此开头,“短期来看,股票市场是投票机,但长期看来它更像是称重机。最终,称重机会胜出,但短期内会是由投票的筹码左右。不过,其投票机制却非常不民主。不幸的是,正如你们所知,它并没有对投票资格进行认证。”

“在1964年到1981年的17年间,我们的经济体扩张了5倍,财富500强企业的销售额也增长了5倍,但是股票市场却几乎没有增长。”

“当你在投资时,是在推迟消费,把钱拿出来以期在将来收回。关于此只有两个问题:一是能够得到多少回报;二是何时得到。”巴菲特继续。“寓言作者伊索看起来是不精通财务,因为他说‘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但是他并没有说在‘何时’情况应如此。”

巴菲特解释到,利率正是“何时”的价格。利率之于金融正如地心引力之于物理。当利率变化时,所有金融资产的价值——房屋、股票、债券——都会跟着变化。一如鸟的价格波动。“这决定了有时一鸟在手要好于二鸟在林;有时则相反。”

巴菲特语速很快,带着鼻音。他把伊索与他所视为荒诞不经的1990年代大牛市相比,在1990年代,公司利润与此前并没有明显增长,但因为低利率,林里的鸟很贵,人们不愿意要现金—手中鸟,而是以前所未有的价格去买那些在丛林中的鸟。巴菲特将这称之为“贪婪因素”。

“只有三种手段能够保证股票市场以每年10%的幅度上升。”巴菲特说,“一是利率下跌并保持在历史低位上;二是经济增长的大部分成果都回馈给了投资者,而非雇员、政府以及其它;或者整个经济体的增长速度超过以往。”但巴菲特把这三个假设都称之为“异想天开”。

“很多投资者其实并不相信股市的繁荣会持续,他们只是相信自己能够挑选赢家。”巴菲特像乐队指挥那样挥舞着手臂,继续通过幻灯片向听众解释为什么尽管创新会有助于让世界摆脱贫困,但从历史来看,投资者对一些创新的投资在后来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回报。

“美国一度拥有2000家汽车公司:汽车很可能是20世纪上半叶最重大的发明。它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最终,只有3家汽车企业活了下来,而其股价也都曾低于账面价值。因此,尽管汽车改变了美国,对投资者来说却非幸事。现在,我们能够很容易分辨出输家。但当时投资汽车却是一个当然的决定。”

巴菲特接着展示另一张幻灯片。“20世纪上半叶另一项最伟大的发明:飞机。从1919年到1939年,一共诞生了约200家飞机制造公司。假如你当时看到莱特兄弟试飞小鹰号,你肯定会为当时航空业的投资前景激动不已。但是事实上,截至1992年,所有航空公司的合并净利是零,没错连一毛钱也没赚过。”

“我告诉你们,如果当时试飞小鹰号时我在场,我一定会有勇气把怀特兄弟击落,我会为未来的资本家们这么做。”

台下发出了阵阵轻笑,一些人对巴菲特的老式案例有些厌烦了,但是出于尊重,他们决定继续听下去。

“推广新行业是一个美妙的事情,因为他们是非常容易推广的。毕竟,说服人们投资寻常的产品会很难。实际上,要推广一个复杂的产品非常容易,即便该产品的投资会带来损失,因为没有定量规则的限制,人们还会继续投资。这让我想起一个石油探勘者的故事。”

“一个石油勘探者死后进了天堂,圣彼得对他说:‘你符合所有的条件,但这里人以群分,石油勘探者的居住区已经满了,我没有地方提供给你。’商人问:‘您不介意我说五个字吧’。‘可以。’于是商人把手拢在嘴边,大声说:‘地狱里有油!’所有的石油勘探者都直往下冲,地方被腾空了。

圣彼得说好吧,现在这块地方全都是你的了。商人停了一会儿,说:‘哦,不了,我还是跟着他们去地狱吧,毕竟空穴不来风。’”

听众知道了巴菲特的话中之意:他们可能就是听信流言去地狱找石油的无脑勘探者。

在演讲的结尾,巴菲特又回到林中鸟的谚语。他认为不存在新的范示。股票市场的最终价值只能反映经济的实际产出。

接下来的一张幻灯片显示,最近几年的市场价值已经大大超过了经济增长。巴菲特说,这意味着之后17年的市况不会比1964至1981年好多少—除非市场下跌。“如果我必须给出这段时间的最有可能的收益率,我想是6%。”而根据当时的盖勒普调查数据,投资者们预期的股市收益率为13%至22%。

巴菲特接着说到:“我刚刚买了一架飞机制造公司NetJets,它出售可共享所有权的喷气式飞机。我本来想送你们一人一架湾流IV型飞机的1/4所有权。不过当我到了机场,我就认识到对你们中的大多数来说实在是太屈尊了。”作为替代,巴菲特说决定送每人一个珠宝鉴定商们使用的放大镜,这样大家就可以来欣赏彼此夫人手上的钻戒—尤其是第三位夫人的。

沉默由此被打破,听众们大笑并开始鼓掌,但一会儿之后就停住了,怨恨的情绪在屋子里蔓延。巴菲特的演讲就像在一群声名狼藉的人中宣扬贞洁的重要性。虽然精彩纷呈,但并不意味会让听众放弃自己的坚持。

但一些人认为自己受益匪浅。“这非常棒,在一堂课里就完成了对股票市场的基本教育。”比尔·盖茨说。

“这本书是1929年股市狂热的智慧基础,书中说股票收益总是好过债券,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司会保留一部分利润,然后以同样的回报率进行再投资。这就是利润再投资—1924年的新概念。但是正如我导师格雷厄姆常说的,一个好主意给你带来的麻烦常常要多过一个糟糕的主意,因为人们忘记了好主意都是有限制条件的。凯恩斯爵士在这本书的前言中说:期待可以根据过去发生的事情来预测未来结果是危险的。”

Send you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