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隐匿在秦岭深处的小山村为何能得到中国女足青睐?

气候条件好,基础配套完善,每年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足球训练队会来此进行专业集训。

距离留坝县城以西33公里的营盘村,有着近两千年的历史,曾是诸葛亮六出祁山屯兵之处,故得名“营盘”。

营盘村村民罗彩琴回忆,十来年前,当时村里350多名村民中,有50多人常年在外打工,村道泥泞,她家靠种植西洋参和猪苓,全家年收入只有两万余元。

年轻父母都在外打工,娃娃们就托付给了学校和老人,缺少父母陪伴的留守儿童,加上山村教育资源匮乏,升学率上不去,村里的孩子很多读完初中就面临失学。

与陈军同样有此想法的,还有当时留坝的一名数学老师张素洋。从小怀揣着足球梦的张素洋,在20世纪90年代,甚至去陕西省青年队试训过。不过因为种种原因,他最终没有选择走专业足球道路,从师范学校毕业后,他就回到县里,成为一名教师。

招生问题也难不倒当时正满腔热情要发展校园足球的陈军,他让同事买来了200套球服、200个足球发给有意愿参与的学生,而球队从最初浩浩荡荡的200人越踢越少,到最后留下的只有20人,这便是第一批足球队员。

为解决经费问题,张素洋四处向县里的企业家和朋友“化缘”。2010年,张素洋的哥哥张素春所在火烧店镇小学和城关小学也加入进来,让男女足球队与张素洋中学球队一起参与训练。

留坝校园足球队最早的成员,大部分由留守儿童、贫困家庭孩子组成。没有足球之前,女孩可能16岁就嫁人了,男孩则早早步入社会。

校园足球让曾经面临失学的山里孩子重新找到了归属感,也因此有了更大的梦想。

2015年,年仅12岁的师晓敏,入选新一期女足U14国家集训队,也是当时陕西省唯一入选的集训选手。这个曾经的留守儿童,因足球走出了大山,甚至走出国门。

有了师晓敏的例子,留坝校园足球一鼓作气,在学校组建了专业的足球训练班,同时聘请陕西省女足原主教练李旦担任学校高水平运动队的主教练,队员们每天和普通学生一样上学,只在下午放学后训练两个半小时,这让球队的水平不断得到提升。

留坝县中学获得的荣誉 图源/国际在线年,三年内,留坝校园足球队先后向陕西省各梯队、各职业梯队选送了20多名苗子,其中

孩子们依靠足球运动走出了大山、走向更高舞台,这个深山里的校园足球队不断上演,也缔造了中国校园足球的“奇迹”。

随着足球运动配套设施不断完善,作为留坝县足球小镇规划地的营盘村陆续承办了多届陕西省、汉中市的青少年足球锦标赛、校园足球联赛。

赛事承办、足球集训,带来了营盘村人气持续增长。仅2020年暑期,到营盘村足球小镇的参赛和集训运动员、教练员累计达4000余人,观赛的家长1000余人。

营盘村足球小镇的建设和运营,直接带动了当地旅游、餐饮、住宿、土特产等产业。

2016年开始,几户村民开始在家里办起了农家乐,接待球队成员吃饭、住宿。“古道人家”是村里开业较早的一家农家乐,一个夏季的收入能达到10万元左右。

看到效益的其他村民也纷纷效仿,把自家房子重新装修一番,到2020年,营盘村一共有了16家农家乐。

曾经在外地打工的一些年轻人,陆续选择返乡创业、就业。留坝县体育运动中心的杨斌,见证了营盘村这些年来的变化。“营盘村本地有256名村民,运动员中心招聘了一些服务人员和清洁工,场地维护也需要工作人员,这样下来就

除了足球训练基地,营盘村还建成了陕南规模最大、功能齐全、项目丰富的紫柏山滑雪场,建成了10余公里集骑行健身、徒步、赛事为一体的自行车漫道。区域及周边还具备露营、攀岩、探洞、溯溪等户外运动项目及木工学堂、青少年成长营等研学旅游设施。

仅十年时间,因为留坝校园足球飞速发展,让营盘这个曾经的空心村,一跃成为全国少有的集康体养生、休闲度假、生态观光、体育运动等功能于一体的体旅研训基地。

Send you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